久久小说下载网>>耽美 书架
娱乐圈阴阳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护眼

第41节(1 / 2)

前两天的时候,展亦轩亲自跟着。

确定小孩没问题,反而玩的挺开心的时候,展亦轩没有再跟着了。他派了自己的贴身秘书白继恒,以及,保镖若干名。

这架势,都能直接拉去拍黑帮的那种。

来自国外的那帮子演员就算再没有眼色的也知道怕是这次选的这个华夏演员,以及那小小的男孩,都是非丰乍常不好惹的那种。即便隔着地域很广阔,但是人脉这东西,有钱人,全世界通用,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去找不自在的!

“嗨,流景,能玩一玩吗?和他。”这本电影的女一号阑珊带着热情的笑容走了过来,但是没有走的太前,怕吓着孩子。

阑珊是那群国外演员当中唯一会说点华夏语的,虽然不太流利。但这人的外表蛮亲和,让人难以生出恶感。

夜流景抱歉的对阑珊笑了笑,然后转向了展柏昂:“小昂,那个阿姨想跟你玩玩,说说话。”

“你要跟她聊天吗?”

小孩看了看夜流景,又看了眼阑珊,直接扭过了头去,径自和小兔子玩耍,看样子,是拒绝交流了。

夜流景更抱歉的看了眼阑珊那边的方向,但也没有勉强小孩的意思。

阑珊只能遗憾的说了两句,然后就离开了。

小兔子嘀咕:“兴许是来抢你叔叔的,你要给你爸爸看好你叔叔啊,不然,你叔叔会被别人勾搭走的!”

展柏昂闻言,顿时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嗯,我会守护好叔叔的。”

夜流景:“……”

夜流景拍了下小兔子的脑袋,警告的看着它。

小兔子缩了缩脑袋,身体往小孩的怀里钻了钻。

小孩抱了抱小兔子,这边萌萌的一家子的模样,让许多人都忍不住的侧目。

列恩斯导演满意的看着自己拍出来的画面,镜头里,小孩抱着兔子一起出现的,这画面更好。真的,像是神秘的东方精灵啊!而且是亲近大自然,眼中只有自然的那种!

列恩斯导演有预感,这两个华夏一大一小,包括那只兔子,会火的,一定会火的!

拍摄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其实远不用这么久的,但是列恩斯导演太过精益求精的,所以,也就变成了这么长的时间了。

明天就要离开了,所以,今天晚上有庆功宴。

夜流景,展亦轩,展柏昂都参加了。

夜流景平常在剧组里面也是不善交流的,但是也没跟谁有过什么矛盾,所以大家关系都还算过的去,玩到后面有些嗨了,即便是夜流景也被灌了两杯酒,展亦轩还帮他挡了两杯。

阑珊就要离开了,终于如愿以偿的靠近了展柏昂,并且在小孩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抱了抱小家伙,还抱起来转了两圈。虽然之后就很遗憾的快速放下了。

小兔子是最多人的目标,但是这家伙滑不溜丢的,没有谁碰到他,让那群国外的演员们不由纷纷惊呼,说小兔子“神了”,相比较寻常的普通兔子来说,这不普通的兔子,可不就是神了吗?

晚上回去的时候,夜流景虽然喝的不多,但却有点醉的感觉。展柏昂被展亦轩抱着,已经睡着了。上了车后,展亦轩将小孩交给了同跟过来但是一直在下面等着的保姆。

只有从小带展亦轩到大的保姆才能在小孩睡着的时候靠近他,不然的话,小孩会立刻惊醒。保姆轻轻的安抚了几句,小孩立刻就继续睡了。

车子很大,夜流景和展亦轩坐在第三排,前面有隔板挡着,这里的空间便只剩下了两个人。

夜流景往展亦轩的身边靠了靠,展亦轩也凑了过来,于是,两片唇瓣贴合在一起,自然而然的交换了一个亲吻。

也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亲吻的作用,展亦轩的脸有些红,夜流景轻轻的碰了碰,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展亦轩的电话响了。

展亦轩不悦的蹙了蹙眉头。

夜流景笑了笑,“接电话吧!”

展亦轩拿出了手机,一看,有些意外,“是师父。”

夜流景也有些意外。

展亦轩接起了电话,那边老头的声音很快:“你和流景也在一起吧?你们现在赶紧来医院这边,那个叫洛幽然的被袭击了,那该死的穷奇,你们先来。”随后,老头快速的报了下房间号,就挂了电话。

老头的声音很大,夜流景这边也听的清清楚楚了。

“是逃走的那个穷奇?”夜流景皱眉。

展亦轩点了点头,“我们从这里下车,然后上后面的车子走吧,孩子的话先回家。”

夜流景点头,“嗯。”

小孩的身上护身符不少,又有兔子在,安全上应该是不用担心的。

夜流景和展亦轩赶到医院的时候,老头在拿着圆盘拔弄着什么,他们到后,老头立刻道:“我去追那穷奇,你们先守着里面的那个家伙,哦,要是那穷奇再来的话……”老头顿了顿,“你们打我电话,拖着。”

说完后,也没等夜流景和展亦轩反应什么,对方急匆匆的就离开了。让夜流景两人有些无语。

两人进入了洛幽然的病房,洛幽然这段时间养胖了一点,不再像是之前展亦轩看到的那样骨瘦如柴的样子。

本来,夜流景是打算跟展亦轩去“探望”下这人的,后来一是拍摄太忙,二是没几天后洛幽然就被接去了京都那边,听说,是几天才又过来的。

这不,没过来几天,居然直接遇到了穷奇的袭击,大概,洛幽然会很后悔过来。

此时,病床上的洛幽然又是很狼狈的样子,那穷奇是打人专打脸了吗?现在的洛幽然,那张脸简直不大能看,鼻青脸肿的都看不清本来的模样了。

夜流景看着这个上辈子害自己最惨的元凶,眼神冷冷的。

展亦轩在转头间正好夜流景的表情,顿时一愣。

夜流景似有所感,也转了下头,迎视着展亦轩微微愣的视线,只是笑了下,“这人,看起来还真是挺惨的,不过,你说他做什么又过来呢?难道上次的事情还不足以给他教训?说来,这人的想法也挺奇怪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