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下载网>>耽美 书架
娱乐圈阴阳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护眼

第18节(1 / 2)

就在夜流景胡思乱想的时候,展亦轩从浴室里面出来了,他的身上随意的穿了一件浴袍,领口开的有些大,头上的头发丝在滴着水,夜流景看过去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怔愣住了。

似乎,是因为眼前的这一幕,冲击有些大。

倒是展亦轩,他自然而然的笑了笑,“早饭端上来了?”

“咳咳。”夜流景低了低头,微微咳嗽了一声,轻轻应了下,“嗯,端上来了。”

“好,我换件衣服就吃早饭。”展亦轩一边说着似乎就有现在就换衣服的架势,夜流景本能的僵了僵,连忙找了个借口就出去了。

瞧着对方那慌张的样子,展亦轩少见的勾了勾嘴角。

反应这么大?

不过,好像并没有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什么厌恶的气息,所以,只是不自在和慌张?展亦轩除下了浴袍,慢条斯理的换上了睡衣。

等到夜流景再次进来的时候,展亦轩已经换好了衣服,甚至连头发都吹好了。他看到都收拾妥当的展亦轩,这才松了口气,有些不自在道:“早饭凉了吗?我弄下去热下。”

展亦轩摇了摇头,“放在保温碗里的,还有盖子盖着,不凉。”

这倒也是。

夜流景的那份也在其中的,于是坐过去跟展亦轩一起吃了起来。在这期间,展亦轩的电话震动了无数次,只是震动,没有铃声,可见对方设置过了,但是仅凭这些震动也能看出这人有多忙。

夜流景顿了顿,终于在吃完后道:“公司很忙?”

展亦轩并没有理会震动的手机,解释说:“不算很忙,不过每天也总有些事情的。”顿了顿,他又道:“你放心,我会好好歇着的,工作总是做不完的,耽误几天没什么关系。”

展亦轩这么解释着,似乎是很怕夜流景生气的样子,夜流景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对,工作什么时候都能做,如果不是很紧急的话这几天一定要休息好了,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你还要照顾小昂呢。”

展亦轩一副受教的样子。

十点钟的时候,老头回来了,这个时候,展亦轩的私人医生王医生已经在那边等着了。

老头进了门,“先插上针头吧。”

王医生看向展亦轩,见对方点头后就忙碌了起来,待这边已经在挂水后,那名医生被老头赶了出去,随后,老头直接道:“我给你的药水里面加的其实就是我的血,你强开天眼,但你本身又没有这样的本事,所以只能拿我的血中和下。不过现在光有我的血还不够,我徒弟夜流景的也得加上。”

夜流景和展亦轩看着老头。

展亦轩眉头微微蹙起,“为什么需要夜流景的。”

命运相连。

夜流景和展亦轩心头都是一跳。

尤其是夜流景,若有所思。在他变成灵体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只能跟在展亦轩的周边当时是不是就有所原因?而自己的重生。

命运相连吗?

展亦轩小心的看了眼夜流景,见对方想着什么,有些神思不属的样子,微微抿了抿嘴角。他看不出夜流景的想法,

“好啦,这个就别管了,徒弟,你的血,过来,师父给你放血。”老头道。

夜流景回神,走了过去,那所谓的命运相连的事情他打算等到之后再找机会问问老头。

老头拿了一个玉瓶出来,自己先割了手指,往里面滴血,滴的不少。大概好几十滴后,老头才随意的擦了擦手,小小的伤口很快不流血了,紧跟着他拿着刀子走向了夜流景。

展亦轩立刻阻止,“让王医生来,就专门取血的工具,也可以避免感染。”

老头翻了个白眼,“你也太区别对待了吧,怎么不早点说,师父我也是很有感染的风险的。”

展亦轩不为所动。

老头挥挥手,“行了行了,你叫吧。”

很快,那位王医生进来了,按照老头的要求,抽了点血放入了玉瓶当中。随后,老头在这玉瓶里面兑了点符水,王医生看到如此不科学的作法,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他真的很想说,这太不科学了。

但是看到大老板都不反对的样子,王医生只能闭上了嘴巴。

当那瓶谁掺和进了那些在王医生看来一看就很危险的东西后,王医生真心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受不了这刺激了,不会挂着挂着大老板就有生命危险吧?这就不美妙了啊!

王医生几乎是盯着那水在滴,但他很快又被赶出去了。这一次老头也没有再多留,只说:“挂完了多休息啊。就这一大瓶,很快就能完了。”

夜流景在老头要离开的时候赶紧问:“师父,这水有没有什么副作用?或者正在挂的时候有没有什么让人不舒服的情况会发生?”

“这个啊。”老头看了眼展亦轩,含糊道:“应该没什么吧,你要问他本人啊。哎呀,反正有什么也是正常情况,懂吗?”然后,也不等夜流景再多问什么,飞快的溜了。

夜流景微微蹙眉。

展亦轩立刻安抚道:“我暂时还没什么不舒服的情况,等到有了我会告诉你的,到时候再问师父好了。”

夜流景闻言,只得无奈的点头。

展亦轩轻轻地舒了口气,其实,从这水开始滴的时候他就不舒服,这药水流入筋脉刺激着他本就浑身疼痛的身体,即便是习惯了忍疼的他也有些受不了。但为了不让夜流景看出半点异样来,展亦轩只得连自己的表情都控制着。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大约是因为痛到极致都有些麻木了,展亦轩反而觉得略舒缓了两分,他终于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打算休息一下。

与此同时,这座城市当中,南郊之地,一名坐在轮椅上的男子正看着什么,但是他的对面分明是什么人都没有的,可那名男子又不像是发呆的样子。

如果夜流景在这里,他大概会认出这个人来。

如果厉白恩在这里,他更会认出这个人来。

这人是,沈寒。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轮椅上的男人转了下头,看到了来人。那是一名外表看着像混混的青年,破洞很多的牛仔裤,黄头发,吊儿郎当的样子。这青年在看到轮椅上的沈寒时立刻吹了一声口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